朱鼎健:为了延续家门荣耀而生

发布时间:2013-08-05 来源:TARGET 作者:综合报道 责任编辑:流年

  • 朱鼎健:为了延续家门荣耀而生
  • 朱鼎健:为了延续家门荣耀而生
  • 朱鼎健:为了延续家门荣耀而生
上一张
下一张

简介

朱鼎健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富二代,在父亲朱树豪开疆辟土之时,他就是征战在第一线的前锋战士。父亲离开后,作为拥有12000人的大型企业、执掌着数百亿家族资产的观澜湖集团主席兼行政总裁,他从来没有停止过扩展事业版图的脚步,一直在率领着他的团队往前奔跑。“不进则退”是朱鼎健的价值观。

摘要

这位创二代的最大理想是,将观澜湖打造成如同迪士尼一样获得世界性认可的综合旅游休闲产业品牌。

观 点>

“观点”栏目介绍

身处瞬息万变的世界,我们需要领袖意见和精英观点来强化内心的独白。如果说取景器里刻画出我们的世界观,那么我们期待着在对话中发现更深入的价值观。

观点栏目,旨在分享。

受访精英 >

朱鼎健:为了延续家门荣耀而生

朱鼎健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富二代,在父亲朱树豪开疆辟土之时,他就是征战在第一线的前锋战士。父亲离开后,作为拥有12000人的大型企业、执掌着数百亿家族资产的观澜湖集团主席兼行政总裁,他从来没有停止过扩展事业版图的脚步,一直在率领着他的团队往前奔跑。“不进则退”是朱鼎健的价值观。

这位创二代的最大理想是,将观澜湖打造成如同迪士尼一样获得世界性认可的综合旅游休闲产业品牌。为此,这位39岁的年轻男人过着苦行僧一般的戒律生活:每天六点钟起床,从香港奔赴深圳,平均一天开30个会议,工作12个小时以上,一周至少要坐四趟飞机。
他不抽烟、不喝酒,没有任何娱乐生活,给自己买过最贵的奢侈品是一台26000元的跑步机。
朱鼎健坦言自己唯一的休闲爱好就是运动,学生时代他经常打橄榄球,现在无论多忙,每天也都会坚持一个小时的运动。父亲因为操劳过度饱受疾病折磨,61岁就去世了,这对他是最大的警示。

  “我父亲是非常有冲劲,也非常有体力的人,但他就是没有运动。所以我更要珍惜自己的健康,有好的身体才能有好的未来。”
  运动对于他还是一个解压的方式,“工作当然会有压力,一是靠EQ来化解,二就是靠运动。至于时间,完全是可以创造的,你可以提早一个小时起床,或者趁别人午休的时间去做运动。”
  作为全球最大高尔夫球会的创建者,朱鼎健的运动项目中自然也少不了高尔夫,日理万机的他还自创了跑步打球法,“别人至少需要三四个小时,而我一个小时就可以打完一场18洞的高尔夫球。”
  他还有很多自创的时间管理方法,比如开会,平均算下来,观澜湖内部开会的时间是一场20分钟。“很多会我都是站着开的,我最怕罗嗦,也不能让别人罗嗦。站着开会肯定不舒服,那大家说话自然就会言简意骇。其实你只要把节奏调得快一点,就能赚取更多的时间。”
  朱树豪1992年创建了观澜湖集团,3年后,在加拿大念完大学刚刚21岁的朱鼎健就回国加入观澜湖工作,那一年也正好赶上球会开业,他从翻译做起,底层的职位基本上都做了个遍,一步步向上,为他赢得了实至名归的总裁职位。
  作为香港最有名的富家公子,朱鼎健却从来没有过所谓的豪门生活,他是家中6个孩子中的长兄,一直在严父的重压之下成长。“我很小就自己挣零用钱,帮父亲洗车、擦鞋、做家务,我们家的孩子都有分工,如果小孩子在家里吵闹,父亲是不管对错全部要惩罚的;等我大了一些就去外面找工作,在餐厅做服务生,在超市做对货员,给邻居剪草、铲雪这些我都做过。我遗传了潮汕人的一个优良DNA,就是非常能吃苦,我父亲因为能吃苦而开辟了自己的事业,从小我也是在这样的教育模式下长大。”
    他永远记得6岁那一年,依靠纸品制造业白手起家的父亲,买下了自己的第一台车,“是一台带天窗的丰田,我就站在驾驶位的旁边,从天窗探头往外看,然后我就跟父亲讲:‘等我长大了帮你吧。’他非常高兴。所以我很确信,我从小的志愿就是帮我父亲做他的事业。”
  在香港与朱鼎健齐名的富二代里,许晋亨、霍启刚等,从来都不少花边绯闻,唯有他,22岁就与初恋结婚,现在已经有了三个女儿,大女儿已经15岁了。多年来,只听闻他埋首工作,从无负面新闻。
  “我父亲有一个理论,那就是先成家后立业。意思就是说,年轻人可以有拍拖的时间,但是拍拖不能占据工作时间,这样不如早点成家,然后才能安心工作。”
  虽然在很多外人眼中,觉得他每天两点一线的生活毫无乐趣可言,但朱鼎健却觉得这完全是个人感受和思维方式的事情,他自己就很享受其中。“每个人的乐趣点不同,而工作就是我最大的乐趣。我经常会跟朋友或员工们谈到价值观,就像我从来不说忙,反而我觉得每天都过得很充实,同样我也不会说自己辛苦,我会说累,累了就去睡或者充电,说辛苦就是心态的问题。”
在朱鼎健18年的职业生涯里,最艰难的是2007年,那一年朱树豪与海南政府签下了一个协议,要跨越琼州海峡,打造一个世界第一的高尔夫旅游度假休闲圣地。但是,之后没多久,他去医院体检就发现了晚期癌症,当时这个项目还没有投入一分钱,可以选择放弃,但朱树豪却拉住儿子的手,请求他一定要帮他做两件事情,第一个是完成他还没有实现的事业版图;第二就是帮他实现对海南政府的承诺。
  其实在朱鼎健看来,父亲决定投资海口是有很大风险的,那时候海南国际旅游岛的政策还没有出来,任何人去海南的第一选择都是三亚,三亚比海口出名。但是,朱树豪这么多年的开发理念都是:不要做锦上添花的工作,而是要雪中送炭。
  事实上,早在1992年,当朱树豪决定在深圳与东莞之间的一片跨界荒地投资兴建高尔夫球场,是一件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事,当时得不到任何一个人的赞同,都觉得他是把钱往海里扔。
  那一年,刚步入成年人之列的朱鼎健,在父亲的带领之下,冒雨从香港开了4个小时车到达深圳18个镇中最贫穷的观澜镇。当时那里连水、电、煤气都没有,周围还是山地,几乎没有任何优势条件。“唯一一个户外广告牌‘财记狗肉’在阳光照射下显得格外刺眼,我们不明白父亲为什么在荒山野岭做这样的投资。”
  但时间证明朱树豪的决定是正确的,迄今为止,观澜湖共有12个球场,且每一个都由鼎鼎有名的高尔夫球员、教练或设计师操刀设计。在此之后,朱树豪又将观澜湖从东莞、深圳带到了海南。
“我以前不明白,父亲为什么要把所有的产业建在内地。高尔夫不像IT等行业,可以把人员、技术搬到另一个城市重新开始,高尔夫产业无论做得好坏都是带不走的。父亲常说,如果我对中国的未来没有信心,我就不会把所有的投资都放在那里。我在国外读书时,用最短的时间完成学业,就是为了早点回来帮父亲的忙。归国后的这么多年,我看到他不停地在内地发展、投资,开展一系列公益事业,深切体会到他的那颗中国心。”
  面对父亲在病痛之时交托下的重任,朱鼎健没有选择,必须接受。“那是我人生最重要的转折点,那年我32岁,一边要做好以前一直在做的工作,一边要把我父亲的工作接管过来,那是我完全不熟悉的领域。父亲走过的路,我要在一两年时间里吸收、学习、提升,这个压力可想而知,但我必须撑起来。我跟父亲讲,我可以帮他做这个项目,可以让它翻山越岭,从无到有,实现他对政府‘给我一块地,还你一座城’的承诺,但是,我冲在第一线,同时也需要父亲在后面支撑我。”
  最初的两年,他累到常常一天要喝七八杯咖啡来提神,明显感觉到身体在走下坡,也是从那时起,他开始坚持每天做运动的习惯。“我觉得这个过程最大的收获是增加了我的自信心,有了自信我就可以做任何事。”2011年,病情一再加重,躺在病床上戴着氧气面罩的朱树豪,收到了儿子精心准备的一份礼物,那是由他撰写的一份观澜湖集团的五年计划书。朱鼎健还找人将书的全部内容制成录音带给父亲听。由于不能说话,朱树豪只能微微抬起手,竖了竖大拇指,表示OK,好的,然后又轻轻摆手,示意去做。之后不久,朱树豪就撒手人寰。
  在朱鼎健的五年计划里,包括深圳的观澜湖新城、海口的度假小镇以及华谊兄弟的冯小刚电影公社三个大型投资项目。但对于他来讲,这绝不是单纯的房产项目,他也不是在卖产品。
  “在我的定义里:三类企业卖产品;二类企业卖品牌;一类企业卖的是生活方式,它是在创造和引领市场。像我现在在做的事业,包括我们的住宅楼,都不仅是产品,而是在推广一种3H的生活方式,我要传递和打造给社会就是Healthy、Happy、High。”
  既然要打造一个生活方式,那就必须要把硬件和软件都实现和体现出来。“房地产的经营模式是:拍地、规划、做好包装、楼还没盖好就开始卖,但观澜湖不是。做我们这样大规模的旅游生态,先要造环境,再造房子,我们要在十几平方公里的地方先做好绿化,把五星级的配套设施和服务都做好,再将一幢幢房子种在这个绿色的环境里。传统的房地产开发是资金链滚动,一边开发一边卖,资金回收再投放,而我们需要克服资金链的问题,区别就在这里。”
  朱鼎健找来兰桂坊集团主席盛智文一起合作,打造海口的度假小镇,包括酒吧街、购物、商场、民族文化村等。美国著名冰堡国际花样溜冰训练中心、北美排名第一的奔驰域保龄球馆以及日本著名娱乐集团eXcape的模拟赛车中心等国际知名运动、娱乐品牌,都将分别进驻海口的兰桂坊。
  与华谊合作打造电影公社,是朱鼎健一向倡导的资源整合的策略。“我不是单纯在做文化产业拍电影,而是把几个大的品牌组合在一起,更大地发挥资源的优化效应。很少有人会把文化、体育、旅游捆绑在一起去开发,我们做的是别人从来没有做过的事情。我们还会做很多的摄影棚,这对于香港文化产业也是有很大帮助的,香港到海南就一个小时的飞机,节省了很多费用。一说到去内地拍戏大家会觉得很辛苦,但说去海南就会有度假的感觉,这样做起事来也会更加轻松愉快。”
  养生旅游是朱鼎健在几年前提出的概念,海口的观澜湖球会有天然的温泉。“我们投资了10多个亿,共建设了168个温泉池,我的想法是矿温泉加SPA,这也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温泉集群。”他强调了一个观念,“从我父亲开始,就一直在说,我们要做就做最大规模的。”
朱鼎健从来没有想过要超越父亲,他要做的是实现父亲没有完成的理想和蓝图。当然,他也会在父亲的理念之上加入自己的想法,比如朱树豪以前的做法是从不合作,独资经营,但朱鼎健却更愿意引进一些合作方。“我是一个有创意有冲劲的人,这可能是年轻人的优势与特点,所以我会为观澜湖引入更多元素,做到共赢局面。”
  朱鼎健用蜡烛精神形容父亲,以燃烧自己来照亮别人。而他要做的是LED节能灯泡,既节能又能照亮更多的人。
  “我特别向往中国传统家庭的四世同堂尽享天伦,可是随着爷爷奶奶、父亲母亲的去世,我越发感到家庭和健康的重要性。所以我希望我的休闲产业不是只为某个家庭里的一个成员服务,而是一家男女老少都能来,把所有开心元素都结合在一个度假村里。我希望未来人们对于观澜湖的认知不仅是一个高尔夫球会的概念,而是一个综合旅游休闲产品的品牌。就像迪士尼一样,它到世界各地传递着美国文化,但每个地方都欢迎它去。”
  为了让观澜湖能变成寻常百姓的休闲乐园,朱鼎健对高尔夫的会员制也做了一些改革。“我们现在有4小时花费480元的高尔夫卡,如果多几个人一起来,其实和唱卡拉OK的价位一样,但这里的生态环境和食宿却非常好,普通家庭也能在这里享受尊贵的五星级休闲娱乐服务。”
  为了保持观澜湖版图扩张的态势,朱鼎健又提出了品牌输出的策略。“和丽思卡尔顿、万豪酒店管理集团一样,我们拥有20年的丰富经验以及团队管理制度,我们将复制这个管理制度去管理更多的球会。我不需要重新开发任何新的高尔夫球场,因为有很多球场有太多的坏帐,我们可以收购或合作。这样,这些球场的资金链可以更好地流动,他们的会员可以在全国打球,并且在观澜湖连锁的球会是可以权益通用的。
其实,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共赢,因为我觉得双赢是不够的,双赢是两个人赢,共赢是包括社会、包括居民、包括政府、包括消费者都要赢。”
  除了要做好观澜湖的大家长,作为家中的长子,朱鼎健也继承了中国传统家庭观念中“长兄如父”的思想。他以父亲对待自己的教育模式,严格要求着自己的弟妹。“我要让比我小的刚毕业的弟弟妹妹,从底层做起。我会照顾好他们的吃和住,但是工作时间一定要长和苦。因为观澜湖绝不会是一个家族企业,我们虽然有家族成员在里面,但如果家族成员自身能力不到位,绝对不能胜任带头的岗位。”与朱鼎健有着相似的成长和教育经历,比他小两岁的弟弟朱鼎耀,也是通过在底层一步步的打拼,到今天才开始主要负责观澜湖的高尔夫赛事运营事务。朱鼎健的大女儿正在读中学,已在暑假期间被父亲安排到球场去做球童。
  处女座的朱鼎健是一个双重完美主义者,对自己、对别人的要求都非常高,所以,给他做访问时的每一个用词都需要格外精准,因为他真的会很较真,但看到他一脸认真的表情,还是会感动。他对自己更加严谨,每个问题都需要想三到五秒才开始作答,一时无法回答的,他会利用拍照的时间来思考,比如:努力工作的意义?在采访结束前之前,他给出了答案。
  “全社会都认同我父亲是一个很成功的企业家,而我和我的弟弟妹妹们,要做的就是证明他是一个好父亲,他懂得教育他的下一代。我也要用我们这一辈的成功,让我们的下一代看到,爷爷、父亲都是这样奋斗过来的。所以,我不能允许自己犯错,我每天都会警醒自己,我走的每一步都会影响到三代人,影响到整个家族的声誉,还会间接辐射到社会上更多的年轻人。”
  朱鼎健一直这样脚踏实地地经营着他父亲的梦想,也许等到梦想完全实现的那一天,他依然在激情的拼搏着,因为,一个更加宏大的未来早已在他心中渐渐清晰。
  坐拥百亿财富,却不买游艇、私人飞机,甚至没有任何奢侈爱好,对于财富,朱鼎健看得特别透彻:“我母亲比我父亲还早两年就离开了,他们都是在年纪不算很大的时候就去世了,所以,一个人能够带走多少财富?他最终能够留下的就是一个名字、一种精神。”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法律顾问 | 人才招聘 | 合作伙伴 | 网站声明 版权所有 2000-2012 色影无忌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 桂B2-20040025-1 互联网站备案通告